九笔君

《破晓》(国设耀X人设耀)

食用说明:

1、此文为阅读APH同人《国之器·龙吟》后产生的脑洞。特别感谢原作者莱特太太。

2、历史相关参考了《走向共和》、《紫禁城的黄昏》、《我的前半生》,《清宫二年记》、含少量野史,对个别历史人物洗白严重,考据洁癖党注意避雷。

3、全文3w3,一共十章,时间跨度为1898-1912。清末敏感期注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章:

 

   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等小乙回过神来,这个家就只剩他一人了。姥爷是三天前下的葬,办丧事的老头又从他仅存的那点钱财里抠走一锭银子。
 
       和病死的母亲不一样,姥爷的死是一眨眼的事儿。那天,姥爷和平日里一样在胡同口卖鞋,却被辆路过的马车碾了过去。小乙当时正待在屋里纳着鞋底,等赶去时,姥爷已经断了气,马车也跑得不见了踪影。
 
       现在,他还没来得及从这场变故中反应过来,就发现自己被两个陌生人一左一右夹在中间,领往紫\禁\城去了。
 
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前,小乙正蹲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发呆,见一高一矮两个穿着蓝色布衣、头戴官帽的成年男人远远地穿过胡同,朝他走过来。他虽年纪尚小,也知道这衣服的来头不简单,心理暗觉不妙。那两个人叫住他,简单地问过名字和年龄,就说要带他去宫里“见个重要的人”。小乙慌慌张张地说着“你们认错人了”,一边转身要跑,却被高个子的一把捞了起来。他想挣脱,发现自己被一双大手牢牢钳住了。对方俯下身,在他耳边警告了两句。他这辈子哪经历过这样的事,吓得没再动弹,任由他俩把自己塞进一辆马车。
 
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小乙控制不住地浑身发抖。宫里哪是他这样的人可以随便去的地方。可凭他怎么搜肠刮肚,都憋不出半条被宫里盯上的理由。他家不过是这北京城里万千户人家里的一户,从小没见过爹,五岁时死了娘,全靠姥爷拉扯大。姥爷是开鞋铺的,平时只跟领居们唠家常,或是同小乙一起坐在家门口磕瓜子,偶尔拿出书来教小乙识几个字,一辈子过得本本分分,怎么看也不像会得罪宫里的人啊。
 
       坐在小乙对面的人好像在时不时地在盯着他看。当小乙怯生生地看向他时,他又把眼睛一翻,好像根本不屑于瞧他一眼。
 
       马车轻轻一颠,似乎上了什么桥。对面那人突然打开了话匣,絮絮叨叨地叮嘱他,一会进了宫该怎么走、跟着谁走、见了人该怎么跪、怎么拜、怎么称呼。
 
       “见了面,要叫他‘先生’,不要叫‘大人’。”
 
       “那这位先生名叫什么呢?”小乙大着胆子问。
 
       那人瞪了他一眼,并不作答。吓得小乙赶紧闭了嘴。他知道当朝皇帝的名字需要避讳,难道那位“先生”和皇帝一样尊贵不成?这么一想,他越发害怕得不得了,只求自己见完“先生”之后还能活着回家。
 
       车子又是一颠,小乙听到对面那人自顾自地嘀咕道,“也是神了,这娃子真和先生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马车行驶至神武门停下了,小乙被那两个人拉下来,给他们夹在中间带了进去。老百姓最多远远望一望宫外的红城墙。今日好不容易踏进这皇城里,可惜小乙光惦记着自己肩上的脑袋,没功夫细看周围。那两人领着他走进一条阴暗的小道,疾步绕过乾清宫,跨过东门,片刻后来到了一座大殿。门前立着个穿紫色丝绸公服的人,胸前绣着只莺,气定神闲,看上去有把年纪了,想必是那两人之前跟他说过的曹公公。
 
      小乙讪讪地朝他行了礼,对方眯起细小的眼睛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他一番,一言不发,转身走进殿里通报,然后出来挥手示意。小乙见状,赶忙跟着他的大步子走上台阶,跨过门槛,到里屋见那位“先生”去。
 
      屋里光线昏暗,看不真切。但只是匆匆一瞥,就已把小乙吓得骨软筋酥,魂也丢了三分,之前太监们交代给他的规矩全忘干净了,也不管到底该说什么、该做什么,手忙脚乱地就跪倒下来,嘴里胡念一通,然后垂下头不敢再看。
 
      小乙看见一张苍白的脸浮在一片黑压压中。这位被称作“先生”的人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,长得确实和他一模一样,可小乙竟觉得世间不该有这样一张脸。“先生”窝在一张漆黑色桌子后头,身上深青色的丝绸马褂更显得他皮肤极白,好像皮下没有一丝血在流动。小乙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他抓在手里,捏弯了他的背脊,摁住了他的头颅,叫他喘不上气来。
 
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先生声音冰冷,不带一点波澜。小乙撑在身子两旁的手控制不住地直打颤,大颗汗珠从他脑门上滑落。
 
      “回先生,草民名叫臧乙。”
 
      “听着别扭,以后你就随我姓王,改名王曜。”
 
      小乙心里一惊,仿佛座上人刚给自己赐了死。
 
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多谢先生赐名。”
 
      “王曜,你就住在这毓庆宫后头的西耳房,一会儿让曹公公带你过去。至于要做些什么,他也会吩咐你的,你有甚么事尽管去问他罢。”
 
      “是,先生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对方不再说话,面前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似乎在摆弄什么东西。小乙突然涌起一股冲动,想再看一眼这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。那人却抬手一挥,身边的公公会意,立马上前领着小乙退下,后者长吁一口气,逃一般地爬起来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他只希望自己跨出这道门后看到的是家里熟悉的小矮房,斑驳的阳光透过银杏叶洒在台阶上,姥爷如平日里那样坐在那儿抽烟。方才的那些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可笑的梦。
 
       曹公公居高临下的吩咐声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带着太监特有的腔调,一下把他揪了回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你可听清楚了,先生对大清国极为重要,容不得一点闪失。这几年有洋人作乱,各方反贼虎视眈眈,宫里怕有人要加害先生,所以特意找你来保护先生。以后你就是先生的替身,要做到言行举止都和他一模一样,得让外人瞧不出破绽来,明白吗,王曜?”
 
       小乙怔怔地望了望四周,光秃秃的院子里一棵树也没有。眼前的景象陌生得叫他绝望。以后没有人会叫他小乙了,他寻思着,心里有些惆怅,接着又回过神来,会这么叫他的人早在三天前就没有了呀。
 
      “是,曹公公,王曜明白了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曹公公见他一脸木然,只得摇摇头,甩着手扬长而去,把他一人扔在房门口。他踮起足尖想朝家的方向望一望,见四周宫墙层峦,檐瓦叠嶂,把人围在中间,只见着头顶上方的一小块天,眼睛一酸,眼泪不争气地吧嗒吧嗒落下来。
 
      忽然,一道尖锐的诏令划开紫禁城的上空,怪异得不似人声。
 
      “帝遇疾,皇太后复训政——”[i]
 
      瓦楞上的黑鸦“呀”一声,扑棱着翅膀越过城墙,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王曜呆立在一片死寂当中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[i] 此指戊戌变法失败后,慈禧重新摄政,并对外宣传光绪得病。文章里的诏令皆为表现形式服务,实际诏令并不能这么念。


评论(1)

热度(11)